深圳市可多为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
官方微信光伏在线学堂新浪微博
深圳市可多为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分享 > 听大咖谈光伏产业如何“走出去”

听大咖谈光伏产业如何“走出去”

发布时间:2016-10-31浏览量:225

中国的光伏产业高歌猛进,而在国内运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且供应相对过剩的局面下,加快“走出去”的步伐,积极开拓国际市场, 成为众多光伏企业的现实选择。

全球新能源产业发展趋势也在为中国光伏企业的“走出去”创造客观条件。比如,不少国家已制定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除了中国外, 德国、日本、美国亦分别计划到2020年将该比重提至到35%、20%、20%。泰国则计划到2021年该比重达到25%。东非和南部非洲, 到2030年该比重达到40%。

巴基斯坦信德省新能源处处长Mehfooz AhmedQazi称,该国目前尚有7%的无电人口,存在500MW供应缺口,有较大的光伏产品市场。 类似的情况在印度、印尼、乌兹别克斯坦等多个亚洲国家存在。“内外驱动”之下,天合光能、阿特斯、晶澳太阳能等几乎所有领先企业 都在加速走出去的步伐。

不过,中国面对的光伏产品出口的现实环境并未有很大改善,而且过往中国企业“国际化”的故事反复提醒我们“在外的孩子都不容易”: 其面临审批、评估、融资、标准等诸多风险,必须慎之又慎。稍有疏忽,都可能“仰天大笑出门去,垂头丧气哭回来”。

那么,如何打消海外对中国光伏产品出口和产能转移的顾虑?如何有效规避或明或暗的各种风险?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我 们目前最欠缺哪些能力?对此,在3月23日的亚洲太阳能产业合作论坛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协鑫集成董事长舒桦、 商务部投资促进局副局长李勇、晶澳太阳能副总裁孙广彬等十余位政企大佬做了详细的分析和研讨。

1、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如何走出去是个系统性的问题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

图为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

中国这些年在美国已经有不少的风电项目投资,在加拿大也有风电项目投资,在欧洲也有很多风电厂,很多太阳能电站, 这几年中国企业投资的项目越来越多。但是我们觉得还是不够多,还是比较少。

虽然说现在中国的光伏电池制造在全世界市场占了70%,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在国外直接投资光伏电站项目是比较少的, 我们在国际上设厂,我们的制造产业在全球布局还是比较少的。

过去我们的“走出去”是把我们的设备、产品卖出去,这个方面我们在过去已经做得比较好了。下一步我们的“走出去”,是要把制造布局布出去, 不光是在中国境内制造,还要到国际市场上去制造。

其次,我们要在项目投资方面“走出去”,中国的企业不止是在国内市场获得投资项目,我们要在全球的市场能不能获得投资项目,这是判断我们企业国际竞争力的标志。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风电设备制造,我们有进入前十名的若干个企业,但是我们会发现,大部分的设备是卖给国内市场的,在国际市场上, 我们不是第一,我们的竞争力并不强,还不够强。如何证明中国的设备是可靠的,中国的质量是可信的,还需要努力。

在国际合作中我们经常谈到,即便是在发展中国家,他们也会有一些对不同国家,不同地域产品的偏好,很多人认为欧美产品质量更高。 现在越来越多人认为中国的产品对他们更有吸引力,因为中国产品的性能是比较好的,性价比是比较高的,但是他们还是有顾虑, 中国产品的质量是不是靠得住。

他们经过考察,到第三方国家认真的研究和调查以后,很多人认为,中国产品的质量是可信的,坚定地使用中国的产品; 但还是有很多人有疑虑,我们如何才能打消这些疑虑?必须用事实来证明我们的产品是高性能的,高质量的, 这样才能在全世界获得毋庸置疑的竞争力。

现在我们“走出去”发展过程当中,企业也在不断地探索,也有很多的困难。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市场信息不了解,或者说了解的信息不准确, 真假难辩,希望有一个客观、全面的信息平台,能够及时、全面的获得国际市场信息。

第二,对国外的法规、政策方面把握得不够准,担心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第三,融资方面还是感到有各种困难,特别是在有些国家,汇率风险比较大,货币的波动比较大,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危机。

第四,国际合作当中,还会遇到签证、人身安全等等方面的问题,这些方面的问题既需要政府部门协同支持,提高公共服务, 同时也需要企业上下游之间协同起来,组织起来,能够协同的“走出去”发展。

中国光伏企业海外建厂相关数据

(中国光伏企业海外建厂相关数据)

2、协鑫集成董事长舒桦:对外贸易比重过大,对外投资严重不足

协鑫集成董事长舒桦

图为协鑫集成董事长舒桦

2015年底,全球光伏装机规模同比增长32.95%,中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达到了4318万千瓦,占全球新增装机量的1/4。2015年, 全球风电新装机容量的规模同比也增长了8.9%,同期中国风电发电装机容量也增长了8.6%,国际风电市场增长速度高于国内的市场, 预示着加快进入国际市场将成为中国新能源发展的重要方向。

同时,中国新能源领军企业在技术、装备、出口贸易等方面已经形成了行业比较强的优势,可以预测,在“十三五”期间, 中国新能源企业国际化发展将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新能源企业“走出去”需要借助于国家政策,金融力量等支持,现在我国正积极推动与亚洲、非洲、美洲、欧洲等区域国家之间的新能源发展, 国际合作正逐步加强。借助多双边机制推动国际化新能源发展的空间巨大。

近几年,我国部分新能源产品和企业先后遭遇美国、欧盟发起的双反调查,海外投资各种政策性壁垒明显增加, 这不是一家中国企业仅靠自身的力量所能够克服,需要新能源行业进行整合与协作,抱团“走出去”的战略, 或者以联盟形式提高新能源产业整体的运作水平,提高新能源行业的整体抗风险能力。

当前,中国新能源行业普遍面临着技术创新能力不强,或者是新能源行业的关键技术装备和材料严重依赖海外市场等生计问题, 需要通过协同创新或集成协同提升新能源产业国际化经营的整体竞争力。

我国新能源产业出现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对外贸易比重过大及对外投资严重不足,对外贸易过大造成的实际问题是新能源企业跨国经营过 于依赖海外市场,新能源产品过于集中向欧美市场的输出,新能源产业的国际化发展受制于欧美市场及政策变动的制约影响。 如何提高新能源国际贸易水平,适当扩大新能源电站的对外投资,以电站的对外投资和联合对外投资拉动新能源国际贸易的发展, 也是需要慎重考虑的重要问题。

配合“一带一路”战略,我建议联合光伏产业链上下游领先企业,在亚洲光伏有市场潜力和制造成本低的国家或地区,共同建设光伏产业园。 该园区可以得到地方政府在融资等方面的优惠政策支持,同时能整合技术、人才、资本、资源,共同开发光伏电站等新能源项目。

组件主要出口国家分布情况

(组件主要出口国家分布情况)

3、 三峡国际能源投资集团总经理王禹:何必在海外打得头破血流?

我过去既做过承包,也在海外做过投资,中国公司在海外很大的问题是竞争有余,而团结协助不够。本来国家顶层设计在国内要充分竞争, 在海外能够充分的整合协作。但是现在的现实正好相反,在国内各大公司垄断越来越强,在海外大家是要打破头互相压价,给“走出去” 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我们非常希望企业间建立合作共赢的机制,通过优势互补,有投资经验的在投资上多做一些工作,有研发经验, 通过研发技术中心来降低造价,获得更大的优势,带动太阳能、风电产能出口,实现咱们国家的产能“走出去”。

组件出口地区情况

(2015年1-11月组件出口地区情况/亿美元)

4、阿特斯高级总监葛纯:不同所有制企业间应该加强合作走出去

我们是做太阳能整个产业链的生产、制造,从硅电电池组建的生产制造以及销售的企业。除了这一主要业务之外, 另外50%的业务来自于全球的光伏电站投资建设、运营,EPC的建设。

2015年阿特斯整个出货量达到4.7GW,在全球位列第二。销售额是230亿人民币,在全球位第一,净利润达到11.19亿人民币。 目前从两个业务的角度来说,组件的生产销售应该说在全球只要有太阳能发电的市场,就有阿特斯的产品。

由于我们执行的是人才本土化的战略,所以我们对海外的情况相对了解,但在跟国内的一些企业在沟通交流过程中, 我们常会发现一些信息上或者说投资决策的步伐不一致的情况,导致很多项目原本可以共同“走出去”的,最后出现了一些脱节。 相反,跟海外的一些企业协作可能就更快一点。

我建议通过信息的交流,大力推进各类企业,比如说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合作。因为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可能有各自不同的优势。 比如说阿特斯的优势,是在海外的渠道以及海外资源信息的健全,以及我们海外人才的便捷性。而国有企业, 以及中国的银行在资金的优势方面更大一些。总之抱团一块儿“走出去”能够获得更多的收益,分摊其中的一些风险。

2014年组件出口地区情况

(2014年组件出口地区情况/亿美元)

5、协鑫集成执行总裁邹西原:走出去要讲套路、步骤和打法

协鑫“走出去”的战略有三个主要的目的。

一是突破双反的困局。欧盟和美国的双反是光伏界永远的痛,双反限制了我们相当多的发展,在过去几年当中,每一次双反对产业都造成巨大的伤害。

二是抓住市场机遇。现在全球新兴市场开始在井喷,从整个大环境来看,从以前欧盟为主的光伏产业,逐渐变到以中国为龙头,加上美国和日本基本上是前三大,欧盟已经逐渐失去他的光环。

我们预计日本可能在2016年开年以后,随着补贴取消,市场会逐渐萎缩,会剩下屋顶市场,日本将不再是拥有巨大市场的目标,下一个取代他的可能就是印度。去年我跟他的可再生能源部的部长会面,那时候明确的告诉我,他有13个机网的电站正在审批,很可能在今年和明年印度会有井喷式的增长。

三是把握宏观政策。不光是中国推的“一带一路”会经过印度,实际上印度本身也在推他们的政策,在鼓励制造,鼓励整个基础设施的发展,这个机遇是相当不错的。

提到海外建设,到底要做什么工作?在协鑫来讲,基本上是“五步曲”。

1、跟政府机关沟通,不单单是做这些国家的政府,同时也跟中国驻外的使馆沟通,听取他们的建议,因为使馆虽然不直接介入商贸活动,可是他们有非常多的经验,可以让我们来借鉴。

2、我们事实上也跟一些比较有专业性的规划公司在现场考察,参与园区的建设。因为我们的目标不是单单做一个工厂,我们的目标是建一个产业园,可能我们的做法会跟大家有一点不一样。

3、跟政策性银行沟通,成立海外产业园发展基金,相信很多公司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4、与区域领先企业展开实质性合作,因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有一个最大的障碍,中国企业因为以前“走出去”的例子比较少,常常用中国式的思维在做国外的决策,这一点常常是非常吃亏的。

例如我们去印度,我们发现不但他们吃东西是咖喱味跟我们不一样,大家都很不习惯,最重要的是我们发现,我们跟他们谈事情的时候,他们对时间节奏、谈判节奏的掌握,他们从事商业合作,谈合同,每个合同内容前后次序的安排跟我们是不一样的。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个东西,拿中国的一套去那边用,往往会吃大亏。

5、成立海外事业部,我们自己内部的一个部门,专门筹划和规划这些事情。 

制造业全球化布局概览

 制造业全球化布局概览

6、 晶澳太阳能副总裁孙广彬:目前走出去的格局还是很好

很多光伏圈的朋友认为遭遇了双反,我们的出口就不好。但事实上,双反不是决定光伏行业大起大落,或者是出现点困难的主要原因,大家看看出口数据就看到了。

在2010年到2015年这六年里,即便是遇到双反,我们的光伏行业依然保持接近145亿美元的年出口额。我们单价降低了,但总的额度基本保持平稳。具体看,2015年出口额是146.8亿美元,我们出口仍然能达到26、27个吉瓦。

现在格局非常好,国内和国外两个市场基本上平衡。我们的出货量,在海外出口将近二十七八个吉瓦里面,60%出口到亚洲市场,百分之十六七出口到美国市场,百分之十六七出口到美国市场,还有3%是非洲市场和一些其他的国家。 

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

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

6、 晶澳太阳能副总裁孙广彬:目前走出去的格局还是很好

很多光伏圈的朋友认为遭遇了双反,我们的出口就不好。但事实上,双反不是决定光伏行业大起大落,或者是出现点困难的主要原因,大家看看出口数据就看到了。

在2010年到2015年这六年里,即便是遇到双反,我们的光伏行业依然保持接近145亿美元的年出口额。我们单价降低了,但总的额度基本保持平稳。具体看,2015年出口额是146.8亿美元,我们出口仍然能达到26、27个吉瓦。

现在格局非常好,国内和国外两个市场基本上平衡。我们的出货量,在海外出口将近二十七八个吉瓦里面,60%出口到亚洲市场,百分之十六七出口到美国市场,百分之十六七出口到美国市场,还有3%是非洲市场和一些其他的国家。 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

7、 商务部投资促进局副局长李勇:亟需形成合力

积极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有利于我国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有利于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实现从产品输出向产业输出的提升。近年来,我国新能源产业持续快速发展,然而在成就的背后,也存在着令人担忧的问题。

一方面受金融危机的影响,欧盟双反调查等国际因素的影响,国外市场受阻。另一方面,整个产业在国内也存在着产能过剩,缺乏核心技术等问题。新能源产业如何持续发展,如何更好地实现“走出去”?新能源企业“走出去”任重道远,面临着政策、技术、资金等问题非常复杂,亟需形成合力,实现抱团取暖。

8、 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研究规划部主任张世国:走出去要打“持久战”

“十三五”期间,中国的新能源“走出去”的力度比“十二五”要加强,这是一个基本的判断,因为这么多产能要寻找出口,过去大家有很多幻想。

像三北地区,大家都很清楚国内的光伏进入相对饱和的局面,有一些光伏企业的老总跟我们讲,三北不行往南移,往中部移,但是这些地区光资源容量有限,市场容量也有限,难以满足我们庞大的产能,我们对先进技术的需求。增量的口子在什么地方?在海外。

具体到亚洲不同区域的投资:东北亚市场目前还是一团乱;中亚的光资源的条件是不错,但是重大的负荷没有。所以我判断中国和亚洲各国在新能源领域的的合作重点区域在南亚和东南亚地区。

那么用什么样的战术完成南亚和东南亚新一轮的布局?只有三个字:“持久战”。得小规模进入,分段进入,不间歇地进入。因为这些地区不像中国有大规模的经济高成长,整个东南亚,不管越南加不加入TPP,他都很脆弱,因为光伏产业和很多产业一样,产业核心资源在中国,特别是制造业的核心资源在中国,在印度设厂,在东南亚设厂,我始终坚持我们要有策略,要有长线的部署。

总之,中国光伏企业布局亚洲也好,走向海外也好,最重要的还是要有系统性解决方案。我一直在想,光伏企业在世界上竞争对手不太多啊,他和别的行业不一样。比如说我弄一个零售企业去海外,沃尔玛在那儿,你竞争得过吗?我弄一个汽车,欧美那么多大品牌摆在那儿,正面冲突非常明显。

分享到:
上一篇: 没有了
icon
在线咨询

tel-icon

qq-icon 在线咨询

qq-icon 在线咨询

qq-icon 在线咨询

qq-icon 在线咨询

qq-icon 在线咨询

深圳市可多为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

关注光伏在线学堂

icon